闻上去有甜品的味道,喝起来则像一席正餐,一瓶百分百黑曼罗(Negroamaro)红酒常常会给人带来这样的感觉。说起这一葡萄品种,就不能不提及南意大利迷人的靴形海岸线,以及经由亚得里亚海的海水冲刷形成的细长半岛——萨伦托。

在萨伦托,黑曼罗是代表性的葡萄品种之一,它的产量不大,时常在混酿型红酒中跑龙套,伴着皮特弗(Primitivo,即金粉黛)和黑玛尔维萨(Malvasia Nera)一起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欧盟推出了一项旨在令葡萄减产、提高酿酒水准的计划,而黑曼罗这一与世无争的小众葡萄品种,普利亚没有任何悬念地成为该项计划的最大牺牲者,种植面积由以往的三万多公顷锐减到一万六千公顷。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酒迷注意到了在萨伦托半岛的热浪和强风中挣扎求存、数量逐年减少的原生葡萄品种,开始对黑曼罗产生了兴趣。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因祸得福吧。

黑曼罗独属于南意大利,尤其是在萨伦托半岛的东部更为多见,从地图上看,是靴形的鞋跟最低处。有历史学者称,这一葡萄品种是由希腊人在公元前8世纪至7世纪间带来南意大利的,它名字中的两个字根——Negro和Amaro,分别由拉丁文和希腊文转化而来,意思都是黑色。也有另一学派提出不同的观点,认为Negro和Amaro,分别指向黑曼罗与生俱来的两个特征“黑”与“苦”。后一观点同样不难理解,因为无论是黑曼罗葡萄自身还是它所代表的酒款,都有着鲜明易辨的风格。通常在9月底迎来收获期的黑曼罗,皮肤黝黑、肉质密实,在经过发酵转化成高浓度的葡萄酒之后,依然能够呈现出如果酱般烂熟而甜蜜、如野味般鲜美撩人的浓艳姿态。哪怕是对于酒龄尚浅的饮用者来说,这样的酒只要喝过一次,就能永远记得味道。

近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nhstzsb.com/,普利亚普利亚优质葡萄酒产区协会从旗下精选酒庄中挑选出六位代表来沪举行品鉴会,活动中,百分百黑曼罗和百分百皮特弗,作为最能展现意大利南部风情的葡萄酒如约现身,俘虏了一大票酒迷的芳心。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Tenute Rubino、Candido两家酒庄的佳酿,面孔新颖、生动、有趣,与传统的巴巴罗斯科、内比奥罗酿造的意大利经典酒款相比,或许结构上有缺失,少了“远视”的延伸感,但是从实用的观点来看,却是相当出色易饮的酒款。换一个角度来说,以当下侍酒师、酒赛评审最喜欢问的问题“是否愿意一个人喝完一整瓶”进行判分的话,上述酒款在我心目中绝对能挤进金榜,更何况,它们的价格是那么平易近人。

同为早熟的葡萄品种,黑曼罗、皮特弗在平行品鉴中展现出的差异性是无法忽略不计的。百分百的皮特弗,酒色深邃,香气甜美,带有黑樱桃、蓝莓、烟草、可可的复杂芳香特质。酒体有着良好的结构,与美国金粉黛相比风格更显粗犷。高酒精度,涩感明显,但是并不会让人感到不悦。与前者相比,黑曼罗酒色的透明度更好,中等酒体,强烈的红色调让人很容易地感受到其激越、绚丽的气质。酒精含量同样不低,有14%那么多,入口能感到橡木桶带来的优雅单宁风味,红色水果的风味扑鼻而来,令整款酒显得十分有朝气。

说到两个品种的共性,也有不少,表现最明显的是收尾的薄荷香。席间有不少饮者察觉到了百分百黑曼罗中的草药味,有些恋恋不舍。它让我联想到波特酒的味道,类似香草和桂皮之类的香料香,带着强有力的冲击,震撼着味蕾。正当我在两个不同风格的酒款间徘徊、举棋不定时,Tenute Rubino的庄主、同时也是普利亚优质葡萄酒产区协会主席的Luigi Rubino先生向我阐述了他自己的见地:“黑曼罗、皮特弗都可以在好的生产者手中展现出丰腴的美态。不同的是,皮特弗在瓶陈的日子里风格还会有改变的空间,变得更优美,或者走向衰败。然而,黑曼罗从装瓶的那一刹那开始,就基本定型了,不会因为年纪大了而变得更好喝。”

虽然不清楚对方是在批评还是褒奖黑曼罗,不过,听到这样的点评,我更庆幸自己对葡萄酒的一贯态度是不怎么耐心、也不愿花时间在等待上。既然买酒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喝,那么不如早日开瓶尝鲜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